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生于暴风”的冯鑫,终究成为了下一个贾跃亭

曾刮起400亿市值的“暴风”,如今偃旗息鼓,黯然离场。8月28日,由于暴风集团(300431.sz)仍未能交出2019年年报,已经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九项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况,深交所决定将暴风集团停止上市,进入退市整理期。15天的整理期,是那些仍对暴风抱有一丝幻想的股民们最后的下车机会。

曾刮起400亿市值的“暴风”,如今偃旗息鼓,黯然离场。

8月28日,由于暴风集团(300431.sz)仍未能交出2019年年报,已经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九项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况,深交所决定将暴风集团停止上市,进入退市整理期。15天的整理期,是那些仍对暴风抱有一丝幻想的股民们最后的下车机会。

若是暴风能早点交出2019“成绩单”,或许事情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但对于如今的暴风来说,制作财报似乎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年早些时候,曾有媒体探访暴风集团的办公地点,却发现公司仅剩下十余名基层员工。

根据媒体披露,暴风集团包括首席财务官在内的高管已经全部离职,根本无人负责财报制作。而剩下的十余名基层员工,也在苦苦等待着他们应该拿到的工资。“公司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有员工对媒体表示,言语中透露着苦涩。

而该为这一切负责的暴风集团CEO冯鑫,如今正身陷囹圄。2019年,冯鑫就因行贿而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失去了主心骨的暴风集团,想要再爬起来恐怕比登天还难。

“生于暴风”的冯鑫,终究成为了下一个贾跃亭

暴风的黄金年代:连拿30个涨停板,市值突破400亿

曾经的冯鑫,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中的英雄,同时也是个很爱讲故事的人,特别是关于他自己的创业故事。

从毕业到工作,再到失业,初入社会的冯鑫过得浑浑噩噩,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冯鑫毫不客气地把当时的自己称为“混子”。后来,冯鑫偶然看到了《联想为什么》这本书,那是他头一次通过书籍了解互联网这个概念,但这并不妨碍他为此疯狂。

随后几年,冯鑫找过联想,进过金山又被辞退,又去找周鸿祎、雷军,还找过简晶、华军、鲍岳桥、朱从军这些早期互联网大佬,但都没做出什么成就,忙着在互联网蓝海中冲浪的大佬们没空搭理他。最终,冯鑫决定自己创业。

2005年,冯鑫创办了北京酷热科技公司,推出酷热影音这款自有技术播放器。从此,他和播放软件结下了不解之缘。2007年,吸引到不少融资的冯鑫收购了暴风影音,“暴风科技”开始驰骋互联网疆场。

在那个腾讯、爱奇艺、优酷皆未崛起的年代,暴风影音凭借其万能播放、在线高清、界面简洁明了等特点获得了大多数用户的喜爱。2009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数量超过2.8亿,日活用户超过2500万,占到了当时全国网民总数的73%。借着这股推力,2015年3月,暴风科技在A股创业板上市,改名为暴风集团。

展开全文

这一年是属于暴风的“黄金时代”,上市还没过40天,暴风集团就已拿下超过30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涨到327元,市值超过了400亿元。

这一盛况恐怕连冯鑫自己也没能想到,股价的暴涨使得他的身价先涨到几十亿,然后再是上百亿。他曾表示,在股票飞涨的那段日子里,自己一个人待在老家,闭门不出,一天只做两件事:看最喜欢的《尤利西斯》和《约翰·克里斯朵夫》、听佛乐和轻音乐。“钱太多了,怕迷失自我。”

“生于暴风”的冯鑫,终究成为了下一个贾跃亭

令人神魂颠倒的“魔镜”VR

虽然冯鑫嘴上这么说,但恐怕没有哪个企业家会拒绝一夜之间被捧上云端的快感。对于那时的冯鑫来说,曾经要精打细算,每一分都省着花的资金,突然就像大河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真的很容易让人膨胀。

“只要十分之一的功力,我就能驾驭我现在做的事情(指暴风影音),太简单了。”冯鑫曾这么说道。

既然只用一只手就能控制暴风影音,那为什么不去做做别的业务呢?作为互联网早期创业者之一,冯鑫仍抱着对新技术的幻想,当时最新的VR技术,就是他最看重的战略点之一。

早在还未上市的2014年,冯鑫就体验了一把当时最新的Oculus头戴式设备,就像那本多年前的《联想为什么》一样,Oculus让冯鑫迷恋上了VR技术。当年5月份,“暴风魔镜”项目就被提上了暴风的议事日程。在冯鑫的鞭策下,项目进展十分迅速,到年底,暴风魔镜已经推出了两款VR眼镜盒子。

上市后,暴风魔镜成为了冯鑫心中的执念,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家子公司已经获得上亿融资,估值更是达到14亿。但随着资本潮汐的退去,暴风的资金流开始面临困境。

根据暴风2016年财报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降了69.53%,仅为5281万元,几乎跌回了2012年的水平。面对困局,冯鑫只得去开辟其他项目,以弥补魔镜研发成本带来的资金缺口。但此番举动却将他送上了绝路。

“生于暴风”的冯鑫,终究成为了下一个贾跃亭

盲目扩张、暴风失控,股东一夜损失近2亿

2016年,暴风集团与光大资本合资设立并购基金浸鑫投资,并在5月斥资52亿元收购英国体育赛事播放巨头MP&Silva 65%的股权。此后6月,暴风体育正式成立,在同一时间段,它还拿下了CBA的版权。

不过,体育版权产业是个慢周期的产业,要想靠它为VR等业务回本,还是有些难度。根据猎豹全球智库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1-9月间,暴风体育的收入不到10万元。2018年10月,MP&Silva因现金流断裂宣告破产,冯鑫终究是没能等到它真正盈利的那一天。

此外,冯鑫为了筹措资金还开拓了其他业务,让暴风集团成为了一条多头蛇。其业务范围一度涵盖体育、游戏、影视、音乐、数据、娱乐、文化等十余个领域,但没有一项业务能够补上VR的资金缺口。

同时,暴风魔镜的运营情况也并不理想,由于VR眼镜盒子正逐渐被VR一体机所取代,暴风魔镜已经逐渐落后于时代。2016年10月,暴风魔镜大幅裁员40%,而在2018年的财报中,暴风集团直言,魔镜已“经营困难,资不抵债”。

盲目而无节制的扩张,最终使得暴风无力掌控全局,自身业绩也连年下跌,最终在2018年跌至谷底,其净亏损额达到10.9亿元。而2019年的暴风财报,也随着冯鑫的倒台一同烟消云散。

2019年7月,冯鑫在MP&Silva收购案中向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行贿一事曝光,随即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那时的暴风集团已经一无所有,名下已经没有任何可执行资产,它的7万名股东在一夜之间损失近2亿元。

退市破产、无人收购,绝境中的冯鑫走上了贾跃亭的老路

在被迫退市,逼到破产边缘的节骨眼上,根本没有人想要收购暴风,哪怕它曾经有着极为辉煌的名头。前段时间传出要接管暴风影音和暴风TV的暴风集团老对手风行,也在被问到是否有收购打算时连声否认。“我们会独家运营暴风的系统和广告平台,但我们和暴风没有股份纠葛。”

虽说风行打算接管暴风影音和和暴风TV,但它们能否在风行手中发光发热还是个未知数,因为风行本身也自顾不暇。风行在线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兆驰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中,可以看到风行的负债额已经达到22.7亿元,而净资产已经为-1.54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

此外,“BAT中有一家将入股暴风TV”的新闻也在前段时间炒的沸沸扬扬,但暴风集团退市的警报自冯鑫出事以来已经被深交所拉响了几十次,也没见哪家巨头出面担保。

如今的暴风对于巨头们来说,比起盈利工具更像是“鸡肋”,2019年暴风影音还宣称其月活仍保持2亿,但独立广告年收益甚至未能过亿,暴风TV也迟迟未能完成冯鑫销量破200万的梦想,2018年仅卖出70万台。

在业界中,经常会有声音将冯鑫和贾跃亭拿来对比,曾经的冯鑫并不喜欢这种说法,他在2017年曾表示,乐视的缺点他一项都没占。但他还是犯了和贾跃亭一样的错误——贾跃亭做手机,冯鑫做VR,贾跃亭做汽车,冯鑫做电视。业务越来越多,负担越来越重,最终贾跃亭赴美一去不复返,冯鑫身陷囹圄。如今的冯鑫,终究是走上了贾跃亭的老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渥德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dbai.com/45713.html

作者: 网站小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69467697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bai2009@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