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吕碧城及其《晓珠词》

陈守拙第735期吕碧城是民国那个传奇时代里的奇女子,她是旌德县人,出身在一个亦儒亦商的家庭,早年优渥的家庭环境和良好的文化熏陶使得她很早在词坛便崭露头角。

陈守拙

第735期

吕碧城是民国那个传奇时代里的奇女子,她是旌德县人,出身在一个亦儒亦商的家庭,早年优渥的家庭环境和良好的文化熏陶使得她很早在词坛便崭露头角。

《法曲献仙音•题虚白女士看剑引杯图》

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秋风说剑,梦绕专诸旧里。把无限忧时恨,都消酒樽里。君认取,试披图英姿凛凛,正铁花冷射脸霞新腻。漫把木兰花,错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清闺儿女。剩一腔豪兴,聊写丹青闲寄。

《法曲献仙音》创调自北宋词人柳永,是属于比较冷僻的词调,吕氏填这这阙词年仅十二岁,其词学功底和艺术天赋可见一斑,更为难得的是词中洋溢着一股英风豪气。在此之前,女词人并不鲜见,但大抵不脱闺阁气息,天才如李易安,“天接云涛连晓雾”这样气象宏大,想象奇伟的词作也是仅见。吕碧城在词坛扬名的第一首作品风格就如此独特,“漫把木兰花,错认作等闲红紫”,无疑是她的宣言,不要把她这个有侠女气质的人物和那些涂脂抹粉,扭扭捏捏的女孩等而视之!也难怪当时的大诗人樊樊山听说之后大惊失色,拍案叫绝。

毫不夸大地说,吕碧城是旌德文化的又一结晶,但如果没有经历后来的家庭风波,恐怕这一结晶的光彩也许会暗淡几分。

吕碧城及其《晓珠词》

在她十二岁那年父亲病故,家产被族人吞并,无奈跟母亲投奔舅舅,但是因追求新思想新知识毅然和舅舅决裂,就职于天津《大公报》,她得以结识更多民主进步人士,了解更多先进思想,这也在他的作品中经常流露,如《满江红•晦暗神州》,痛快淋漓,笔锋如铁,读之真当浮一大白。又如《百字令*排云殿清慈禧后画像》“屏蔽边疆,京垓金币,纤手轻输去。游魂地下,羞逢汉雉唐鹉”,直接揭露慈禧割地赔款的丑行,即使是在九泉之下见到吕雉武则天也要感到羞惭,讽刺辛辣,鞭辟入里。

但是站在词这种文体的角度来看,也许这首《烛影摇红》则更为当行本色:

重展残笺,背人颠倒吟思遍。嫣红点点灿秋棠,总是啼痕染。才喜芳菲时渐。悄搴帘、且舒愁眼。含情待见,五色春曦,组成光线。不道春来,楼空人杳愁归燕。阿谁钩引玉清逃,草露湔裙满。底说高句骊远。听鹃语、替传哀怨。小桃无主,嫁与东风,已因风散。

在清朝中后期,常州词派登上历史舞台,为了矫正浙西词派的空疏浮滑和阳羡词派的粗犷叫嚣,张惠言周济等人要求词的创作遵循“比兴寄托”“词非寄托不入,专寄托不出”的宗旨,内忧外患日剧的背景使得常州词派逐渐成为词坛第一大派,影响力直至民国都相当大,而常州词派的鼻祖张惠言正是在离吕碧城家乡旌德很近的歙县开馆授徒时为给学生学习词学而编选《词选》,吕碧城可以说和常州词派的冥冥之间就有渊源。

有寄托的词就要结合词人所处的社会环境来分析,词创作于1913年春,当时吕碧城任总统府咨议,而就在清政府全面崩溃的前夕,日俄鼓动外蒙古独立,词人忧心国事,提笔写下了这首《烛影摇红》,那嫣红点点的秋海棠不正是祖国版图的模样吗?可现在祖国的土地无处不是啼痕染就,无处不是哀鸿遍野,作者刚为中华民国的建立而欣喜,想“且舒愁眼”,看看那民国国旗五色旗,没想到看到的却是燕去楼空的凄凉景象,到底是谁唆使外蒙古独立?外蒙古距离山遥水远,只能凭借杜鹃传去我内心的哀怨了。渐渐向好的形势没人把握住,结果徒然坐失良机,丢掉了国家领土。

展开全文

此词措辞绮丽,结构完整,情感哀婉低回,很符合“意内言外”的常州家法,可见吕传统词学根底之深厚。吕碧城不但能借词表达自己对于政治的看法,更值得一提的还是他的海外词。

吕碧城在经商巨富之后选择出国留学旅游,这段经历使她眼界更加开阔,而他的《晓珠词》里也多了前人未有的异域风光。

玲珑玉

阿尔伯士雪山游者多乘雪橇飞越高山,其疾如风,雅戏也。

谁斗寒姿,正青素、乍试轻盈。飞云溜屧,朔风回舞流霙。羞拟临波步弱,任长空奔电,恣汝纵横。峥嵘。诧瑶峰、时自送迎。

望极山河羃缟,警梅魂初返,鹤梦频惊。悄碾银沙,只飞琼、惯屧坚冰。休愁人间险途,有仙掌、为调玉髓,逶迤填平。怅晚归,又谯楼、红灿冻檠。

阿尔伯士雪山即阿尔卑斯山雪,位于瑞士等地,是欧洲最高雪山,登山赏雪是中国文人习以为常的两大乐事,但滑雪便远没有那么普遍了,而题咏滑雪这一题材的词作,吕碧城应该是第一人。壮美的雪山景象激发起词人诗兴,她不愿把自己比作娇羞柔弱的洛神,一个“任”字,豪气顿生,在她眼里,自己这个自许任侠的奇女子应该是像长空奔电一般恣意纵横,“诧瑶峰、时自送迎”,描写滑雪时雪山彷佛自己簇拥上来,与古人“两岸青山相对出”、“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同一手法,只是情景更饶奇趣。

滑雪停下来时驻足远眺,山河被一片白色笼罩,此时剧烈运动过后,词人突然感觉年轻时那种战风斗雪的“梅魂”又回来了,引得周围女士有些惊讶。关于“休愁人间险途,有仙掌、为调玉髓,逶迤填平”这句,有人认为“仙掌”是代指仙人,因为吕碧城曾和现代仙学创始人陈撄宁学道,而“玉髓”正是道家认为服用后能成仙的神药,所以意思为借助道家思想解脱苦难。笔者认为“仙掌”也能理解为滑雪时用的雪橇,中国传统里仙人王乔就有载人飞翔的双舄,“玉髓”则是雪的雅称,有了滑雪的这对“仙掌”,世间的所有险境都可以履险如夷了。

最后踏雪归来,远远的谯楼上红灯高擎,以景作结。通篇延续了吕碧城一贯的雅正格调,可是在雅正之外又盘旋着一股英迈之气,题材又新颖独特,允为绝唱。

吕碧城及其《晓珠词》

吕碧城在纽约

《晓珠词》对于词的内容的开拓,不仅仅体现在对异域风光的描绘上,还体现在对海外见闻的记录和议论上。

贺新郎

《伦敦快报》称银幕明星范伦铁诺之死,世界亿万妇女赠以涕泪及香花,而无黄金之赙。迄今借厝他茔,不克迁葬。其理事人发乞助之函千封于范氏富友,答者仅六函,予为莞尔。曩予舟渡大西洋,曾梦范氏乞诔,今赋此阕寄慨,兼偿夙诺焉。

孰肯黄金市。叹荒邱、尘封峻骨,一棺犹寄。知否恩如花梢露,花谢露痕晞矣。况幻影、游龙清戏。人海茫茫银波外,问欢场、若个矜风义。原惯态,是非异。

征轺曾访鸣珂里。黯余春、小桃零落,绮窗深闭。旧梦凄迷无寻处,消息翠禽重递。算吟债、今番堪抵。记取仙槎西来夜。荐灵风、倦枕惊涛里。残酒醒,绛灯灺。

范伦铁诺是美国好莱坞影星,有“拉丁情人”美誉,因主演的《启示录四骑士》票房大卖而闻名全美,吕碧城也是他的忠实粉丝。但是其英年早逝,生前虽然享有盛名,但是死后遗骨却迟迟得不到妥善安置,他的经纪人向范之前的富商好友发了上千封信函求助,结果只有六个人回函,这样的世态炎凉不禁让侠肝义胆的词人冷笑,“问欢场、若个矜风义,原惯态,是非异”像一道凌厉的剑光,划破了某些趋炎附势的市侩嘴脸。

生活有时不比银幕真实,“知否恩如花梢露,花谢露痕晞矣。况幻影、游龙清戏”,吕碧城认为娱乐界里的关系都如同花梢珠露,极易消散。可谓眼光独到,议论老辣。

吕碧城的词作里往往意象稠密,有的时候运用的意象是神话异志,这不仅和她复杂的思想来源有关,也是她超人一等的笔力造就的。

鹧鸪天

沉醉钧天吁不闻。高丘寂寞易黄昏。鲛人泣月常回汐,凤女凌霄只化云。

歌玉树,滟金尊。渔辇惊破梦中春。可怜沧海成尘后,十万珠光是鬼磷。

这首短短的小令竟然一口气用了“钧天”“高丘”“鲛人”“凤女”“玉树”“渔辇”“沧海”“珠光”七八个典型又典雅的意象,而且处理极其融洽,整首词混成大气又诡谲奇幻,其中“玉树”“钧天”“珠光”均是指斥当时国内统治者腐朽无能,“鲛人”“凤女”可视作是作者自比,“沧海成尘”和“渔阳鼙鼓”则是指国内动荡不安的社会环境。

吕碧城及其《晓珠词》

吕碧城任北洋女子公学总教习

吕碧城之所以有如此高的艺术成就,和她认真学习前代大家的作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下面就结合她和清真(周邦彦)的《瑞龙吟》来试作一分析。

瑞龙吟•和清真

横塘路。还又冶叶抽条,繁英辞树。最怜老去方回,断魂尚恋,芳尘送处。悄延伫。愁见唾茸珠络,旧时朱户。蠹笺暗褪芸香,不堪重认,题红密语。苦忆旧游如梦,翠裙长曳,锦襜低舞。巢燕归来,雕梁春好非故。余哀零怨,写尽闲词句。更谁见、梨云沁影,隔花微步。春共行云去。吴蚕未蜕,犹牵病绪。织就愁千缕。酿一寸,芳心黄梅酸雨。罘罳闷倚,倦怀谁絮。

瑞龙吟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黯凝伫。因念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唯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笺赋笔,犹记燕台句。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

清真词中曲折回环的结构很是精巧,使得,在这首自制词展现得淋漓尽致,开头点出地点统摄全篇,“还见”到“黯凝伫”是今,“因念”到“盈盈笑语”是昔,“前度刘郎”到“声价如故”是今,“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既是词人的推想,其实也是一种与昔日佳人生活经验的回忆。“事与孤鸿去”,是转折之处,下面直接抒发感慨,点出全篇主旨。“归骑晚”云云则是结句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

吕词布局和清真大略相近,“横塘路”也是交代地点镇住全篇,“还又”到“悄延伫”是今,描写初夏时节的景象,“愁见唾茸珠络,旧时朱户”是昔,回忆贺方回与恋人嬉闹的日常,恋人咬断线头,娇嗔着朝贺方回吐去,“蠹笺暗褪芸香,不堪重认,题红密语”,古代的书籍为了驱散蚊虫常常放一些香草,但是随着年深岁久,芸香消散,虫子便把记载有方回写给恋人词句的书籍咬破了,“苦忆旧游如梦”到“锦襜低舞”转入回忆,“巢燕归来,雕梁春好非故”再次回到现实,“更谁见、梨云沁影,隔花微步”同样既是猜测又是回忆,“吴蚕未蜕,犹牵病绪”是指方回在初夏季节病中忆人,最后化用贺铸贺方回的名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收束全篇。

两词相较,清真原作更侧重于事的描写,因为清真此词应有本事,是他切身经历,而吕词更多的是对于景和物的描绘,毕竟这是吕碧城模拟之作,再加上吕碧城是女性,描绘起女性的物件时更加从容。但《清真词》作为骚雅派词人的最高标准,吕碧城能做到颇得神韵,结构酷似,其实已经相当不易了。

吕碧城及其《晓珠词》

《晓珠词》大多典雅华贵,但这不代表吕碧城不能掌握流畅自然的风格,下面这篇悼亡词就格外动人。

在吕碧城三十岁那年,操劳毕生的母亲因病去世,被安葬在上海静安寺附近,又过了二十多年,已经定居香港的吕碧城回到大陆为母亲扫墓,一时感慨,写下了这首怀念慈母的佳作。

临江仙

空记藐孤家难日,伊谁祸水翻澜。长余风木感辛酸。囊萤书读,手线泪常弹。

东望松楸拼一恸,无由说与慈颜。虚声今日满江关。重泉呼不应,多事锦衣还。

从父亲辞世开始,吕家就告别了之前安逸的生活,少年时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一边抹泪一边缝补衣物的心酸往事历历在目,“东望松楸拼一恸,无由说与慈颜”语淡情深,惊心动魄,沧海桑田,如今自己锦衣而还,只觉得“绛帷独拥人争羡”的虚名毫无意义,她再如何叱咤风云周游列国,在母亲面前终还是那个苦读不辍的孩子,可惜无论吕碧城如何呼喊,九泉之下的母亲已经不会回应她了。

晚年的吕碧城开始潜心佛法,对于物质和荣誉弃若敝屣,但是最终还是难以完全看破红尘,但也正是吕这种真挚的情感才令作品有了让人不忍卒读的魅力。

此外,该词在“囊萤书读”处疑缺一字,经笔者比对龙榆生词谱,吕碧城用的应该是苏轼“夜饮东坡醒复醉”体,不揣浅陋,妄补为“囊萤书更读,手线泪常弹”。

(作者系宣城人,现供职于南京爱久教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渥德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dbai.com/45436.html

作者: 网站小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69467697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bai2009@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